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rss订阅 手机访问 
收藏鉴赏
    明清以来,生产了大量高档艺术加工纸。这些纸张原料讲究,制作工艺精良,花色品种繁多,大部分是御用专用纸。这些形式装饰美,有极高的艺术的纸随着明清赏玩珍藏之风的高涨也被文人墨客们所鉴赏收藏而不用之。
日期:2007-09-09 作者:佚名 点击:1601
    石桥堡是黔东南一个普通的小山寨,不到10平方公里的土坡上,聚集了2百多户人家,正是在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小山寨里,完整地保留着我国最为原始的造纸工艺。
日期:2007-09-09 作者:佚名 点击:2114
墨法意识的形成与发展经历了十分漫长的时期,虽然墨法的自觉要晚于笔法、字法与章法,但从形成以后的发展来看,其生命的活力却并不亚于笔法、字法与章法。在书法的“四法”中,我认为墨法不仅仅是形成书法血肉的重要方面,同时也是书法艺术之精神能得以彰显的重要手段之一。
日期:2007-09-09 作者:佚名 点击:2100

    吴湖帆在题唐伯虎雪山会琴时指出:六如居士赋性放逸,所作书画都挥洒立就,与文衡山处处径不同.且其生性喜画绢素.故纸本者十不得一.而纸本画亦往往荒率随意,刻意者又觉不见也.余所见春山伴侣图外,此其佳存矣.
通过大量研究,吴湖帆的出了一个少为人知的论端:
    羊毫盛行而书学亡,画则随之.生宣盛行则画学亡.书亦随之.试观乾隆以前书家如苏东坡,黄,米,蔡,元之赵子昂,鲜于枢,明之祝支山,王宠,唐子畏,董其昌,皆用光熟纸.

日期:2007-09-09 作者:吴湖帆 点击:1374

○  我实验过几种做旧的方法,其中一种效果比较好,用老画上的裱褙纸泡水染制。这里前提有一个条件,你必须有装裱的朋友。装裱师在揭裱古字画时,原先的裱褙纸除下来,一般不舍得扔掉。那些裱褙纸由于时间久了,呈黑褐色。用清水泡了,出来的颜色很黑,用这种水去染纸,出来的效果比较自然。我在第二届扇面展时采取的就是这种手段。

日期:2007-09-09 作者:佚名 点击:3450
关于宣纸的由来,迄今尚无可靠的文字供考证。倒是生产宣纸的泾县,流传着一个动人的传说:东汉安帝建光元年(公元一二一年),蔡论的弟子扎丹在皖南造纸,他很想造出一种世上最好的纸为老师画像,以表缅怀之惰。年复一年,终未如愿。一天,孔丹徘徊于峡谷溪边,偶见一棵古老的青檀树,横卧溪上,由于流水终年冲洗,树皮腐烂变白,露出一缕缕修长而洁净的纤维。孔丹取以造纸,经过反复试验,终于大功告成。这就是后来的宣纸。还有一说,宋末天下战乱,有个叫曹大三的人,从太平县徒迁经县避难,见峡谷水清檀肥,逐定居于此,以察论本为生业,世代相传。如今小岭纸厂的曹运声、曹慈源、曹于南三位老艺人,均系曾氏后裔。可以说,宣纸的生产如纸的发明一样,绝非成于一旦,功就一手,也是无数能工巧匠经过长期苦心研制的结果。
日期:2007-09-09 作者:佚名 点击:2918
提要
 臣等謹案:《歙州硯譜》,原本不著撰人名氏。惟卷末題有“大宋治平丙午歳重九日”十字,考之陳振孫《書録觧題》載有:“《歙硯圗譜》一卷,稱太子中舍知婺源縣唐積撰,治平丙午歳”云云,其年月與此相合,然則此即積書矣。中分採發、石坑、攻取、品目、修斵、名狀、石病、道路、匠手、攻器十門,所誌開鑿成造之法甚為詳晰。葢歙石顯於南唐,宋人以其發墨,頗好用之。
日期:2007-09-09 作者:唐積 点击:1477
古砚辨 
  
  世之论砚者,皆曰多用歙石,盖未知有端溪,殊不知历代以来皆采端溪。至南唐李主时端溪旧坑已竭,故不得已而取其次。歙乃端之次,其失一也;近时好事者作《研谱》,惟分端溪上、中、下三岩,而不知下岩唯有旧坑,无新坑。上、中二岩则皆有旧新坑,于歙亦然,其失二也;世之论端溪者唯贵紫色,而不知下岩旧坑唯有漆黑、青花二种,初未尝有紫,无它,未曾观古研耳,其失三也。
日期:2007-09-09 作者:赵希鹄 点击:1892

肇庆府东三十里有山曰斧柯,在大江之南盖灵羊峡之对山也。斧柯山峻峙壁立,下际潮水。自江之湄登山行三四里即为砚岩。先至者曰下岩,岩之中有泉出焉,虽大旱未尝涸。岩有两口,其中则通为一穴,大者取砚所自入也,小者泉水所自出也,故号曰水口。陈公密所开也。(宋无名氏《端溪砚谱》)

日期:2007-09-09 作者:清.吴兰修 点击:4892
人好万殊而以其甚同为公甚不同为惑喻之而移非真得之更而得之则必信其守夫博弈由贤乎已则吾是文必不见嗤于赏鉴之士

用品

器以用为功玉不为鼎陶不为柱文锦之美方暑则不先於表出之绤楮叶虽工而无补於宋人之用夫如是则石理发墨为上色次之形制工拙又其次文藻缘饰虽天然失砚之用

日期:2007-09-09 作者:襄阳米芾 点击:3014
  臣等謹案:《端溪硯譜》原本不著撰人名氏,卷未有淳熙十年東平榮芑跋曰:“右縉雲葉樾交叔傳此譜,稍異於衆人之説,不知何人所撰。稱徽祖為太上皇,必紹興初人”云云,是當時已不詳其出自誰手矣。其書前論石之所出,與石質、石眼;次論價次,論形製;而終以石病。唐柳公權《論硯》:“首青、絳二州,不言端石”;蘇易簡《文房四譜》亦尚以青州紅絲硯為首;自是以後端硯始獨重於世,而鑒别之法遂愈以精密。
日期:2007-09-09 作者:不著撰人 点击:2710
  • 6/9
  • «
  • 1
  • ...
  • 5
  • 6
  • 7
  • 8
  • 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