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新闻

和白石老人的父女之情

[日期:2007-09-08] 来源:《新凤霞回忆录》  作者:佚名 [字体: ]
  我从小就会绣戏衣、绣枕头、绣鞋面,都是我自己画花样;一直到解放后我才不自己绣戏衣和绣彩鞋了,也不再画花样了。

  因为我有从小画花样的根底,对画特别爱好。解放初期我住在北京东单西观音寺胡同,在这个胡同里有一个和平画店,有大量齐白石老人的画。祖光最喜爱画,买书买画是他最大的乐趣和唯一的嗜好。我们家买了不少齐白石老人的好画,有大幅的,也有小品,不少都是精品。

  孩子的祖父也是书家和画家,他天天在家写字画画,他的山水花卉都画的很好,故宫里还留有他吴瀛的墨迹。

  我爱画,除了幼时绣花的原因,还有就是环境影响。祖光有很多画家朋友,也都是我的朋友:张光宇、张正宇、徐悲鸿、黄永玉、丁聪、郁风、黄苗子、尹瘦石、叶浅予、潘絮兹,还有祖光的外甥蔡亮等画家,有时他们来我家画画就指点我,但我演戏很忙,没有专门时间画。

  建国初期,祖光总是那样兴高采烈,他和我商量,想举行一次“敬老”宴会,他想请的客人是齐白石、于非 、欧阳予倩、梅兰芳、夏衍、老舍、阳翰笙、洪深、蔡楚生等老人,还有当时还不算老的于伶、陈白尘等。祖光的意志我从来都不会拦阻的,他的高兴就是我的高兴。我跑去找到当时和我们住在同一个大院里的音乐家盛家伦,画家黄苗子、郁风夫妇,他们都热烈赞成,愿意参加,一起作主人。

  在朋友当中祖光是年纪最小的,可我比祖光还要小十岁,我在这个宴会里就简直是个小女孩了。这一天白石老人来得很早,是他的看护伍大姐陪他来的,看到白石老人,可真叫我高兴。我把老人搀进我们屋里坐下,他是在座年纪最长的,连梅兰芳先生也上前恭恭敬敬地鞠躬,叫他老师呐!

  白石老人坐下来和大家打完招呼,就拉着我的手不转眼地看我。过了一会儿,伍大姐带点责备的口气对老人说:“你总看别人做什么?”老人不高兴了,说:“我这么大年纪了,为什么不能看她?她生得好看。”老人说完,气得脸都红了。我赶忙说:“您看吧,我是演员,我不怕人看。”祖光也上前哄着他说:“您看吧,您看吧……”满屋子人都笑了,这时苗子和郁风两口子说:“老师喜欢凤霞,就收她做干女儿吧。”老人才不生气了。

  我在大家的欢笑声里给干爹行了礼。作白石老人的干女儿多好啊!我想,那天我是最高兴的人了。 更使我高兴的是老人真是喜欢我,他叫我第二天就和祖光一起去看他。我们到了西城跨车胡同齐家,老人从怀里摸出一长串挂在胸前的钥匙,亲自打开一个中式古老的大立柜,从里面拿出一盒盒的点心给我们吃,但是他不知道,这些点心大部分已经干了、硬了,有些点心上面已经发霉长毛了,可我们还是高兴地吃了一些,显然这些吃的东西都是他收到的礼物而他轻易不给人吃的。老人又从柜子里取出一卷画,大幅的白纸,每张上面却只画一两只小小的草虫:蜻蜓、蝴蝶、蜜蜂、知了……他让我挑选,我就拿了最上面的一张知了,老人把纸铺在画案上,提笔画了一幅秋天的枫树,这只秋蝉就爬在枫树枝上,配上红色的枫叶,真是一张好画,老人在画上题了两行字,是:“祖光凤霞儿女同宝壬辰七月五日拜见九十二岁老亲题记”这张画在文化大革命里被“造反派”给抄走了。可是万幸后来缺德该死的“四人帮”粉碎之后,送回来的少数残余画件里,这幅《红叶秋蝉》像神仙下凡一样地重新回到我们手里了。

  干爹送了我们画,他说:“这是见面礼。”还高兴地让伍大姐给他穿上新衣服,让看门的老尹给他要车。走!快走!他要请大家去吃饭,临时约了一桌人到西单的湖南曲园饭馆。

  那天一起吃饭的还有和我们一同到齐老家去的我们的好朋友裱画工人刘金涛和随后约请来的黄苗子、郁风、盛家伦、诗人艾青、画家张正宇、话剧演员戴浩。老人在吃饭之前还到照相馆和大家一起照了相,又单独和我照了相。伍大姐说老人是很少这样高兴的。

  可是这天想不到老人又生了一回气,因是吃完饭,老人家要付钱时才知道祖光已经把钱付完了。干爹很不高兴,说:“是我认干女儿,我请来的客……”大家劝着说:“干爹请干女儿,干女儿请干爹都是一样的。”老人终于后来又请我们去吃过几次饭,都在曲园,他喜欢吃湖南家乡莱。湖南菜筷子特别长,盘子特别大,辣椒特别辣,与众不同。
过了几天,金涛来了,送来一个大信封,上面是老人写的祖光的名字,里面是一张宣纸的信笺,上面写着:“桐花十里舟山凤雏凤清于老凤声名为新凤霞字为桐山九十二岁白石老人”“桐山”是老人给我起的“号”,这张字我们请金涛给裱起来,装在镜框里,一直挂在祖光的书房。可又是这个文化大革命,被我们剧院的“造反派”把镜框砸烂,把纸撕得粉碎……我从来就演戏忙,祖光那时是电影导演也很忙。虽然他很不愿意作导演。我们都没有太多的时间,但我们还是抽空去看望老人。我还有一个目的是为了看齐白老画画。当时社会上买齐白石的画成了一种风气,诗人艾青也多次同我们一起去齐白老家,他年轻时学过美术,是真正的内行,也常给我讲,一个演员必须懂一点美术,这样在舞台上创造人物形象有好处。

  齐白老大半世卖画为生。解放后大家清齐白老画画也都照尺算钱,我们在认干亲以前买齐白老的画都是照尺算钱的,后来就到画店去买画,因为当着老人面他不肯要我们的钱了。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老鲁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