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新闻

[推荐]《图画见闻志》

[日期:2007-08-31] 来源:网上收集  作者:宋·郭若虚 [字体: ]

《图画见闻志》

宋·郭若虚

  余大父司徒公,虽贵仕,而喜廉退恬养。自公之暇,唯以诗书琴画为适。时与丁晋公、马正惠蓄画均(校,汲古阁津逮秘书本——以下简称汲本——作“蓄书画均”),故画府称富焉。先君少列,躬蹈懿节,鉴别精明,珍藏罔坠,欲养不逮,临言感咽。后因诸族人间取分玩,缄縢罕严,日居月诸,渐成沦弃。贱子虽甚不肖,然于二世之好,敢不钦藏。嗟乎!逮至弱年,流散无几。近岁方购寻遗失,或于亲戚间以他玩交酬,凡得十余卷,皆传世之宝。每宴坐虚庭,高悬素壁,终日幽对,愉愉然不知天地之大、万物之繁。况乎惊宠辱于势利之场,料得丧于奔驰之域者哉!复遇朋游覯止,亦出名踪柬论,得以资深铨较,由之广博。虽不与(校,“深”下元抄本“铨”作“铃”,“较”下“与”上。元抄来作“旧史导”并空三字。此均依汲本改)戴谢并生,愚窃慕焉。又好与当世名士甄明体法,讲练精微,益所见闻,当从实录。昔唐张彦远(字爱宾)尝著《历代名画记》,其间自黄帝时史皇而下总括画人姓名。绝笔于永昌(校各本均作永昌、应以会昌为是)元年。厥后撰集者率多相乱,事既重叠,文亦繁衍。今考诸传记,参较得失,续自永昌(校,各本均作永昌,应以会昌为是)元年,后历五季,通至本朝熙宁七年,名人艺士,编而次之。其有画迹尚晦于时、声闻未喧于众者,更俟将来。亦尝览诸家画记,多陈品第。今之作者,各有所长。或少也嫩而老也壮,或始也勤而终也怠,今则不复定品。唯笔其可纪之能、可谈之事,暨诸家画说。略而未至者,继以传记中述画故事并本朝事迹采摭编次,厘为六卷。目之曰《图画见闻志》。后之博雅君子,或加点窜,将可取于万一。郭若虚序。


卷一

  叙诸家文字

  自古及近代纪评画笔,文字非一,难悉具载,聊以其所见闻,篇目次之。凡三十家。
 
  《名画集》(南齐高帝撰)
 
  《古画品录》(谢赫撰)
 
  《装马谱》(毛惠远撰)
 
  《昭公录》(梁武帝撰)
 
  《僧繇录》(亡名氏)
 
  《画说文》(亡名氏)
 
  《述画记》(后魏孙畅之撰)
 
  《续画品录》(陈姚最撰)
 
  《后画品录》(唐沙门彦悰撰)
 
  《画断》(张怀瓘撰)
 
  《名画猎精录》(亡名氏)
 
  《后画品录》(李嗣真撰)
 
  《杂色骏骑录》(韩干撰)
 
  《绘境》(张璪撰)
 
  《画评》(顾况撰)
 
  《续画评》(刘整撰)
 
  《公私画录》(裴孝源撰)
 
  《画拾遗录》(窦蒙撰)
 
  《画山水录》(吴恬撰。一名玢校,汲本玢作“玢”)
 
  《唐朝名画录》(朱景玄撰)
 
  《历代名画记》(张彦远撰)
 
  《画山水诀》(荆浩撰一名洪谷子)
 
  《梁朝画目》(亡名氏)
 
  《广画新集》(蜀沙门仁显撰)
 
  《益州画录》(辛显撰)
 
  《江南画录》(亡名氏)
 
  《江南画录拾遗》(徐铉撰)
 
  《广梁朝画目》(皇朝胡峤撰)
 
  《总画集》(黄休复撰)
 
  《本朝画评》(刘道醇纂符嘉应撰)
 
  叙国朝求访

  画之源流,诸家备载。爰自唐季兵难,五朝乱离,图画之好,乍存乍失。逮我宋上符天命,下顺人心。肇建皇基,肃清六合。沃野讴歌之际,复见尧风;坐客间宴之余,兼穷绘事。太宗皇帝,钦明浚哲,富艺多才。时方诸伪归真,四荒重译,万机丰暇,屡购珍奇。太平兴国间,诏天下郡县搜访前哲墨迹图画。先是荆湖转运使得汉张芝草书、唐韩干马二本以献之,韶州得张九龄画像并文集九卷表进;后之继者,难可胜纪。又敕待诏高文进、黄居采,搜访民间图画。端拱元年,以崇文院之中堂置秘阁,命吏部侍郎李至兼秘书监,点检供御图书。选三馆正本书万卷,实之秘监以进御。退余藏于阁内,又从中降图画并前贤墨迹数千轴以藏之。淳化中阁成,上飞白书额,亲幸,召近臣纵观图籍,赐宴。又以供奉僧元霭所写《御容》二轴,藏于阁。又有天章、龙图、宝文三阁。后苑有图书库,皆藏贮图书之府。秘阁每岁因暑伏曝{艹熭},近侍暨馆阁诸公张筵纵观。图典之盛,无替天禄石渠妙楷宝迹矣。
 
  叙自古规鉴

  《易》称“圣人有以见天下之赜,而拟诸其形容,象其物宜,是故谓之象”。又曰“象也者。像此者也”尝考前贤画论,首称像人,不独神气骨法衣纹向背为难。盖古人必以圣贤形像、往昔事实,含毫命素。制为图画者,要在指鉴贤愚,发明治乱。故鲁殿纪兴废之事,麟阁会勋业之臣,迹旷代之幽潜,托无穷之炳焕。昔汉孝武帝欲以钩弋赵婕妤少子为嗣,命大臣辅之。惟霍光任重大,可属社稷。乃使黄门画者画《周公负成王朝诸侯》以赐光。孝成帝游于后庭,欲以班婕妤同辇载。婕妤辞曰:“观古图画。圣贤之君,皆有名臣在侧。三代末主,乃有嬖幸。今欲同辇,得无近似之乎?”上善其言而止。太后闻之喜曰:“古有樊姬,今有班婕妤。”又尝设宴饮之会,赵、李诸侍中皆引满举白,谈笑大噱。时乘舆幄坐,张画屏风,画纣醉踞妲己作长夜之乐。上因顾指画问班伯曰:“纣为无道至于是乎?”伯曰:“《书》云,乃用妇人之言,何有踞肆于朝?所谓众恶归之。不如是之甚者也。”上曰:“苟不若此,此图何戒?”伯曰:“沉湎于酒,微子所以告去也;式号式謼,大雅所以流连也。谓书淫乱之戒,其原在于酒。”上喟然叹曰:“久不见班生,今日复闻谠言。”后汉光武明德马皇后,美于色,厚于德,帝用嘉之。尝从观画虞舜,见娥皇女英。帝指之戏后曰:“恨不得如此为妃。”又前见陶唐之像,后指尧曰:“嗟乎,群臣百僚恨不得为君如是!”帝顾而笑。唐德宗诏曰:“贞元己巳岁秋九月,我行西宫,瞻闳阁崇构,见老臣遗像,颙然肃然,和敬在色。想云龙之叶应,感致业之艰难,睹往思今,取类非远。”文宗大和二年,自撰集《尚书》中君臣事迹,命画工图于太液亭,朝夕观览焉。汉文翁学堂,在益州大城内,昔经颓废,后汉蜀郡太守高朕复缮立。乃图书古人圣贤之像、及礼器瑞物于壁。唐韦机为檀州刺史,以边人僻陋,不知文儒之贵,修学馆,画孔子七十二弟子、汉晋名儒像。自为赞,敦劝生徒。繇兹大化,夫如是。岂非文未尽经纬,而书不能形容,然后继之于画也。所谓与六籍同功,四时并运。亦宜哉!
 
  叙图画名意

  古之秘画珍图,名随意立。典范则有《春秋》、《毛诗》、《论语》、《孝经》、《尔雅》等图(上古之画多遗其姓》,其次后汉蔡邕有《讲学图》,梁张僧繇有《孔子问礼图》,隋郑法士有《明堂朝会图》,唐阎立德有《封禅图》,尹继昭有《雪宫图》;观德则有《帝舜娥皇女英图》(亡名氏),隋展子虔有《禹治水图》,晋戴逵有《列女仁智图》,宋陆探微有《勋贤图》;忠鲠则《隋杨契丹有辛毗引裾图》,唐阎立本有《陈元达锁谏图》,吴道子有《朱云折槛图》;高节则晋顾凯之有《祖二疏图》,王廙有《木雁图》,宋史艺有《屈原渔父图》,南齐蘧僧珍有《巢由洗耳图》;壮气则魏曹髦有《卞庄刺虎图》,宋宗炳有《狮子击象图》,梁张僧繇有《汉武射鲛图》;写景则晋明帝有《轻舟迅迈图》,卫协有《穆天子宴瑶池图》,史道硕有《金谷园图》,顾凯之有《雪霁望五老峰图》;靡丽则晋戴逵有《南朝贵戚图》,宋袁倩有《丁贵人弹曲项琵琶图》,唐周昉有《杨妃架雪衣女乱双陆局图》;风俗则南齐毛惠远有《剡中溪谷村墟图》,陶景真有《永嘉屋邑图》,隋杨契丹有《长安车马人物图》,唐韩滉有《尧民鼓腹图》(以上图画虽不能尽见其迹,前人载之甚详。但爱其佳名,聊取一二,类而录之)。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老鲁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