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新闻

重张文人绘画的陈师曾

[日期:2008-06-22] 来源:网上收集  作者:佚名 [字体: ]

重张文人绘画的陈师曾
朱京生

陈师曾是民国初年北京画坛的领袖,是“南风北渐”的重要画家,他的艺术思想广泛而深远地影响了北京乃至整个二十世纪的中国绘画。陈师曾的艺术思想较集中地体现在其1921年发表的《中国文人画之研究》中,这篇文章在反传统和美术革命的大背景下,是为数不多的捍卫传统文人画价值和肯定其先进性的重要文献,它为传统派提供了理论基础。文章的主要观点是画中要“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必需在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用笔是另有一种意思,另有一种寄托”,不能徒有形似,强调陶写性灵、发表个性、纯任天和寓书法于画法,认为不求形似正是中国画之进步,指出人品、学问、才情、思想为文人画最重要的要素。陈师曾在学习和创作中也身体力行他的文人绘画主张,他主要师法文人绘画中具有强烈个性和极具创造性的画家。

 

陈师曾的绘画才能是全面的,山水、花卉、人物无所不精,技法也相当纯熟。陈师曾的山水,直接从古人入手,最早致力于龚贤、石田、石溪、石涛,力矫“四王”(王时敏、王鉴、王、王原祁)陈陈相因之弊。龚贤为金陵八家之首,笔墨挺拔深厚,师曾取其清澹隽逸注重用笔之处,而不取其厚重浓黑的墨法,正所谓学一半撇一半;于沈周(石田)着力最深,石田面貌也有疏澹和茂密两种,师曾主攻其茂密兼取疏散;偶用蓝瑛皴法的苍劲,而不取其霸悍;师曾学石涛的时间较晚,他来北京以后变石田的刚健挺拔为石涛的秀润含蓄,学习中有意以深入古人堂奥,无意以求脱出古人束缚,使传统中有我,我中有传统。此外,博习诸家,大凡清人梅清的奇险清逸,倪云林的高简都有所汲取;其树木的穿插似黄子久,山势的重叠似王明叔,苔点的浑圆似吴仲圭,笔力的刚强似沈石田,皴法之简似李刘芳,不专拟一家,而是合诸家之长而独具面目。山石树木多用中锋篆籀之笔加以勾勒,无一笔含混,决无侧擦卧拖之笔,用墨单纯,用色也较少,大有粗笔白描之感,极见功力。能用传统的笔墨技巧画现实的山水,所划园林庭院多从写生得来,繁者如石田、石涛,简者似金冬心,笔有尽而意无穷,画小而境大,别具匠心。又能借鉴西法丰富画面。构图新颖,虚实相生,大胆省略,敢于留白,使画面奥妙无穷。晚年化刚为柔,由重笔而为笔墨并重,大有融汇众长蔚然成家起衰振弊之势,可惜其英年早逝未能大成,但为山水画从四王的桎梏中解放出来,开辟了新路。

 

陈师曾的花卉,主要师承吴昌硕,兼取赵之谦、吴让之、任伯年等清代中叶以后的写意花鸟诸家。师曾在日本学习过博物学,因此对各种花卉的形状、色彩、组织结构,都有较好的研究,虽然画的是写意画,但其取象不惑,用笔用墨全不妄下,可谓是应物象形、随类赋彩,皆符合自然的生长规律。所绘花卉,用笔飞舞健爽痛快淋漓,用墨燥湿浓淡任情挥洒,用色娇艳绮丽自然生动。吴昌硕曾盛赞曰:师曾老弟,以及雄丽之笔,郁为古拙块垒之趣,诗与书画下笔纯如。师曾学问丰富,胸襟开阔,所见很广,能以雄伟的气魄和秀丽的笔法,表达出无穷无尽的拙朴奇奥的趣味。师曾又追踪青藤白阳、扬州八怪,复经过写生的功夫,化成另一种写意的面貌。他喜用狼毫硬笔,使画面丰神俊逸,挺拔而不枯槁,古朴而不粗野,秀逸而不纤巧,且构图变化多端。

 

师曾在人物画方面虽不专长,但各种体裁内容、各种表现方法,无不兼擅并长,既能师古,又能创新。画人所不能,特别是风俗画的创作,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社会价值及民俗学价值,发展了传统的文人绘画。作道士常把雕塑的佛像用写生方法画出来,略用西法使人物有立体感,也偶参石涛及金农之法。作仕女有唐宋人风度,作时装及风俗人物,画法中西参用,或用速写及漫画形式来表现。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wanxin | 阅读:
相关新闻       画家  生平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