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背景:
阅读新闻

清初六大家--恽寿平

[日期:2008-06-25] 来源:网上收集  作者:佚名 [字体: ]

清初六大家”:恽寿平

恽寿平(1633~1690)简介:

  恽寿平与“四王”、吴历并称“清初六大家”。这其中惟有恽寿平兼擅山水、花鸟;尤其是在花鸟画方面,敢于创造,从而成为清初影响较大的花鸟画家。

  恽寿平初名格,字寿平,后以字行,改字正叔。号南田,又号云溪外史、白云外史,东园客,瓯香散人等,江苏武进人。生于明崇祯六年(1633年),卒于清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一生坎坷,饱经困苦,他幼年聪颖玲利,遭遇战乱,与兄皆被俘,与父亲失散,后遇灵隐寺方丈相救,才得以与家人团聚,归家后,发奋读书学画。经刻苦钻研,于古文、诗词、书画无不精擅。他崇尚气节,誓不应科举,少时的忧患,留下深深的创痛,一生未尝忘情。


与王(辉)的一段友情

  恽寿平与“四王”之一王(辉)有莫逆之交,彼此常往来,游历山水,斟茗倾谈,切磋画艺,恽寿平赠王(辉)诗中有“白首兄弟相见少……人生能得几知音”句,可见彼此交往之密切程度。他们的山水画最初都从元四家奠定基础,因此笔墨风韵大致相似,两人合作的一些水墨山水,有时简直难以分辨,后来恽寿平感到王(辉)的山水进步很快,声名日起,曾致书王(辉)说:“格于山水,终难打破一字关,曰‘窘’,良由为古人规矩法度所束缚耳。”又说:“君独步矣!吾不为第二手也”。于是恽寿平转攻花鸟,以后山水不过偶一为之。其实恽寿平高深的诗文造诣远胜王(辉),其山水秀骨清妙,深得元人冷澹、幽仍之致,尤其是青绿设色一体,清钱杜《松壶画忆》评:“南田用淡青绿,风致潇洒似赵大年(令穰),胜石谷(王)多矣。”可见他的改画实则谦让,而不是艺术的逊色。恽寿平58岁病故家乡,当时家人贫苦,无力治丧,是王(辉)为他料理的殡事。


艺术风格

  恽寿平早年擅画山水,系出自家学,其堂伯父恽本初亦擅画。恽寿平山水取黄公望笔法,于荒率中见秀润,如32岁所画《灵岩山图卷》。尖毫勾皴,浓墨点树、高旷清淡,中期山水,浸润宋元诸家,吸取王蒙、二米等人之长,渐脱刻极。40岁左右作品最为精采,如43岁的《山水花鸟册》,技法灵活多变,表达各家风貌准确,艺术已臻成熟。

  他的花鸟画成就最为突出,他自言宗法徐崇嗣的没骨法,他的没骨花卉,揉合了黄(筌)、徐两派技法,既重视写生,力求形似,“每画一花,必折是花插之瓶中,极力描摹,得其生香活色而后已。”又强调“与花传神”。力去华靡,追求“ 澹雅”,他的花卉,形神兼备,清新淡雅,具有新的风貌。

  他的早期花卉作品,如38岁与唐荧合作的《红莲图轴》,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用笔较工整细秀,设色清淡,虽略显拘谨,但颇能传达荷花秀润娇艳的清致,43岁时为留耕画的《花卉册》(故宫藏),运笔飘逸潇洒,达到了“维能极似,乃称与花传神”的形神皆备境界,反映出他成熟后的风格的高超技艺,晚年的花卉比较苍劲放逸,但又不失规矩和秀润之臻。57岁的《牡丹扇面》为去世前一年所作,笔墨简率苍劲。近似陈淳,具有更多文人画的墨戏意趣。

画论

  在绘画理论方面,他的重要论述,及创作思想,尽都包括在他的《南田画跋》和《欧香馆集》中,他重视山水画的使欣赏者“不著寻山履,身居云海图”的怡情作用,把“脱尽纵横习”,“无意为文”、“淡然天真”的高逸看作绘画美的最高境界。他认为,“高逸”固然与“简”有关:“画以简贵,如尚简之微,则洗尽尘滓,独存孤迥,烟鬟翠黛,敛容而退矣。”

  他强调人品与画品的关系,要求画家“出入风雨,卷舒苍翠”,然后“走向造化于笔端”。他强调画家主观情思对绘画对象的溶铸,和传写出绘画对象之神的作用。

  对于学古人,他主张学而变,变而又笔下有古,即所谓:“不相蹈袭”,有“ 变体”,“如兴弼将子仪军,旌旗变色”,“随意涉趣,不必古人有此,然云西丹邱直向笔毫端出入。”此即“不同之同,不似之似”。他的画法自谓“春风桃柳、霜天梅菊助我神”,“灌花南田,玩乐苔草”,在其天机物趣中创作一翻天地,他的这些论述及思想在当时有一定的革新影响。

  他的清秀、明丽的特点,代替了浓艳富丽,大为清代统治阶层所欣赏,很快成为清代院体花鸟的正宗,同时也博得了众多的贵族和一般市民的爱好。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wanxin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
热门评论